站内搜索 :
  您的位置  首页 >> 红色文化 >> >> 正文
三省桥惨案
[来源:本站 | 作者: | 日期:2016年12月2日 | 浏览7391 次] 字体:[ ]

   


    三省桥位于公安县与湖南省澧县交界的章庄铺镇章兴村。历史上这里有一座由三个省籍的居民集资修筑的石桥,当地人称它“三省桥”。桥虽已圮,地名犹存。1943年11月,日军发起“常德战役”。12月初,日军在常德战场遭到中国军队的反击,向北溃退。一股日军逃窜到章庄铺和石门咀,烧杀掳抢,奸淫妇女,无恶不作。一天就有8名妇女遭到轮奸。17岁的刘马氏被轮奸后,兽性大发的日军见她已昏迷,用军刀捅开她的阴户和肚子,挑出内脏丢进太平山旁边的堰塘里,以此取乐。

 

    12月7日,一个日军小头目带两名士兵在三省桥一带杀人放火时,被愤怒的村民将其小头目和一名士兵杀死,另一人逃脱报信。第二天早晨,100多日军团团围住三省桥一带的村子,将没来得及跑走的村民一个一个赶到李金榜家的禾场上。为防止几个青年人跑掉,日军用铁丝穿透他们的锁骨,连成一串,鲜血流得遍地都是。几十名手持长枪的日军站在禾场四周,枪口对着手无寸铁的村民。一个留着小胡子的日军头目,来到禾场中央,他满脸横肉,两只凶光闪闪的狼眼逼视人群,吼道:“谁是新四军游击队的干活,统统地站出来!”人们惊恐地望着日军,在凛冽的寒风中嗦嗦发抖,谁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一个日军将李金榜拉出来,盯着他吼道:“你的,快说。”李金榜50多岁,是一个老实憨厚的农民,从来没有见到过游击队、新四军,他吓傻了眼。日军看他不说话,端起东洋刀朝他的胸部捅去,鲜血喷了出来。李金榜扑嗵一声倒地,嘴唇痛苦地颤抖着,几个如狼似虎的日军走过去,把他抬起来搁在条凳上,用刀刺进他的喉咙,鲜血流了一地。李金榜张着口,睁着眼睛,长喘一声死了。日军又把他的尸体用铁丝捆起来,吊在树上,将附近榨坊存放在他家里的两缸清油抬出来,往尸体上浇,然后点上火,烧煎出来的油一点一点往下滴,发出难闻的焦臭味。一个小女孩吓得哭起来,她妈妈王安姑连忙用身子挡住她。35岁的王安姑,怀里抱着没满月的婴儿,背篓里背着3岁的孩子,7岁的大女儿抱着她的左腿,5岁的儿子紧紧地抱着她的右腿不断往她身后躲闪。日军头目踱到她面前,露出阴险的狞笑,突然抓住她的肩膀吼道:“你的,丈夫的是谁?快快地交出来。”王安姑吓得浑身发抖,喃喃地说:“被你们抓夫出去了。”一个日军捡起一根车拐,向她扬了扬,恶狠狠地说:“不对,你的不老实。”说着,将躲在她身后的大女儿拖出来,一车拐砸去。女孩被打得脑浆溅出,倒在地上,浑身痛苦地抽搐着,不一会断了气。王安姑看着被打死的女儿,眼睛睁得大大的,脸色苍白,发疯般地扑向女儿尸体,悲怆地哭喊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日军揪着她的头发,将头提起来,用刀戳着脸,凶狠地说:“你的丈夫是游击队的干活,快快交出来,不然统统地杀掉。”说着,将她怀中的婴儿抢过去倒提着,婴儿发出“哇!”“哇!”的淒厉尖叫声,被日军狠狠地朝堰塘里扔去,随着“鼓咚”一声,婴儿命丧黄泉。王安姑眼睛直勾勾地瞪着日军,胸部急剧地起伏着,流满鲜血的脸膛也扭曲变了形。丧尽人性的日军又把她3岁的孩子从背篓里抓出来打死了。王安姑痛不欲生,头朝日军撞去。日军抢起车拐砸来,王安姑被打得昏死过去,倒在地上。两个日军把她拖到禾场边,不一会,王安姑苏醒过来,全身疼痛得不能动弹。日军以为王安姑死了,再未理会。
天昏沉沉,北风呜呜地刮着。禾场上一滩滩鲜血已经凝固,李金榜的尸体仍在烧得吱吱作响。

 

    一个身材高大的日军走到一个正在啜泣的小女孩面前。小女孩十一、二岁,住在邻村,早晨在随村民“跑老东”时,与父母失散,被日军抓来。大个子日军瞪着两只凶恶的眼睛,直盯得她浑身战悸,脸色惨白。突然,日军两手把她举起来,重重地朝地下掼去。小女孩昏死过去,鲜血从口角和鼻孔里流出来,手和脚痛苦地痉挛着。惨无人道的日军用穿着大皮靴的双脚踩在她身上,踩得眼珠鼓出,大小便也流出来,直到断气。

 

    老裁缝汪自洲忐忑不安地站在人群中,他那80多岁的老母亲和妻子、儿子、儿媳、孙子以及来走亲戚的侄孙子共14人被抓来了。日军把他拖出来,吼道:“老家伙,你的快说。”汪自洲麻木了的身躯几乎被拖倒,他吃力地稳了稳身子,看着野蛮的日军,没有吭声。恼羞成怒的日军朝他的头部猛刺一刀。老裁缝一个踉跄,痛苦地倒在血泊中,手不住地抽动,嘴巴嚅动着,好象拼命地想说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的儿子、孙子哭喊着,全家人不顾一切地冲向老人。凶神恶煞的日军用军刀把他们挡了回去,又狠狠地朝老裁缝捅了4刀。这时,一个肥头肥脑的日军走过来,手握寒光闪闪的东洋刀,鼓起两个凶恶的眼珠,把汪自洲3个用铁丝穿着锁骨的儿子拖出来,扯掉他们身上的破棉袄,举起东洋刀,嘴里“呀!”地一声吼,横劈过去,把汪自洲二儿子劈成两截,两个被铁丝连着的也随着一起倒在地下,日军又将他们刺死。接着把汪自洲和他儿子的尸体一起掀到旁边的土坑里,堆上稻草,浇上清油焚烧。杀红了眼的日军又把雷金明、雷金喜、雷金珍刺死,还极其残忍地把雷金珍的肠子和肝脏挑出来,抛得满地都是。

 

    日军整整折腾了一天。一个头目看时间不早了,向另一个军官叽哩呱啦地说了一通,随后日军一个个端着长枪和军刀向人群走来,把场上余下的60个男女老幼往李金榜的茅屋里驱赶。王安姑5岁的儿子向躺在禾场边的妈妈看了一眼,随着人群走进屋里。突然,他又冲出大门,哭喊着“妈妈,妈妈,我要妈妈。”扬着两只小手向王安姑跑去。一个日军边骂边走上前抓住他的胳膀,提起来恶狠狠地扔进屋里。两个日军还把70多岁双目失明的李金钧大爷挟着臂膀强行拖进屋里。日军用铁丝将大门扣紧,四周堆上稻草,浇上清油,点上火。一时间,浓烟翻滚,烈焰冲天。在呼啸的北风中,火仗风势,一下子窜进屋里,人们被烧得呼天喊地,哭爹叫娘,悲痛之声数里可闻。一个青年撞破木门冒火冲了出来,当场被日军打死。

 

    烧死的59名无辜村民,绝大部分是妇女、儿童和老人。有李金榜的妻子和11岁的儿子,汪自洲80多岁的母亲和妻子、3个媳妇、5个2~12岁的孙子和侄孙子,雷寿清一家5口,盖大爹一家4口,雷业富夫妇和3岁的小儿子,雷久其和她15岁的儿子、7岁的孙子,雷相模的伯父、伯母、叔叔和舅舅,马立志父子,雷允发、马德生、李熊氏和她8岁的儿子,郭幺婆和她10来岁的小儿子,雷龚氏和她没成年的儿子、雷李氏、雷邓氏等。还有李金山的妻子雷氏和她才出生3天的婴儿,婴儿是日军用刺刀挑着甩进屋里的。

 

    王安姑看到眼前的惨景,耳旁似乎听到她儿子痛苦的喊声,她心如刀绞,又昏了过去。当她再次苏醒过来时,只见鬼子们正在吃饭喝酒。她见天已黑下来,一种求生的欲望使她陡增勇气,于是悄悄爬起来往旷野里跑去。日军发现了,有两个端着枪向她赶来,不断开枪射击。王安姑越过几丘田块,终因是受了伤的月母子,越跑越慢,眼看就要被日军追上。忽然,她看到堰塘边有一丛伸向塘里的刺棘,不顾一切跳到水里,躲在刺棘丛下。因天已渐黑,日军看不清前面逃跑的人,于是朝前放了几枪,转身走了。王安姑爬上岸,连夜跑到澧县复兴场娘家。

 

    第二天,日军离开三省桥,向北窜犯。一路见屋就烧,见人就杀,沿途烈焰四起,黑烟冲天。

 

    村民刘冠顺老人当时在邻村帮工,听说家里人被日本鬼子抓走了,连忙跑回三省桥,躲在李金榜家旁边一条沟埂上的芦苇丛里,自始自终目睹了惨案的全过程。当他的父亲、母亲和弟弟被活活烧死时,心如刀绞,几乎昏过去。

 

    日军走后,乡亲们回来跑到李金榜被烧毁的屋场里,眼前是一幅撕心裂肺的惨景:砍碎的内脏遍地都是,一滩一滩的血已经凝固;在那化为灰烬的废墟中,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具具烧焦的尸骨,有的俯卧着,有的蜷曲着,有的还在冒着青烟。尸骸下有手指抓出的深槽,其痛苦形状,惨不忍睹。蒙难者的亲人一边嚎啕痛哭,一边在灰烬中寻找自己的亲人。刘冠顺好不容易在一堆尸骸中认出了母亲的尸体,她坐在地上,怀抱3岁的小孙子,都烧成焦黑,身边恢烬中露出她妈妈戴在头上的玉簪。刘冠顺捧着母亲的玉簪,跪着恸哭不己。王安姑也急急从娘家赶来,在屋角一个捲曲的小孩尸骨中发现了她丈夫的铜烟斗,这是她丈夫送给儿子的玩具,平时总是放在胸前的衣兜里。王安姑捧着儿子的骨殖哭得死去活来。不到一天时间,日军夺走了她4个亲骨肉,房屋被烧毁了,丈夫生死不明(后来知道也被日军杀死)。蒙难者的亲属面对着黑糊糊的尸骨,怎么也辩认不出哪是自己的亲人,满场嚎啕痛哭的悲恸声,惊天动地。

 

    第二天,当地富家雷相盛捐了一块墓地,请和尚做了法事。除李金榜和雷清富妻子、雷元富妻子的尸骨单独安葬外,其他70具尸骨埋了一个大坟堆。

 

    我们来到三省桥北端,老远便见农田中一座硕大的坟茔,里面躺着70个冤魂。坟上长满了野草,微风吹过,发出窸窣的悲咽声,草木有情向世人哭诉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用血和泪控诉日本侵略者残酷杀害中国人民的滔天罪行。

 

附:“三省桥惨案”遇害人员情况

姓名               性别      年龄        后代住址

李金榜家人死3人
李金榜              男        58        章兴村13组
周顺婆              女        53   
情况待查1人
汪自洲家死13人                           同兴村6组
汪自洲              男        60
妻王氏              女        59
汪  母              女        82
二儿子              男        25
三儿子              男        22
五儿子              男        16
大媳妇              女        40
二媳妇              女        27
三媳妇              女        22
孙  子              男        15
孙  女              女        13
三孙子              男         4
小孙女              女         2
王安姑家死4人
大女儿              女         7
儿  子              男         5
小女儿              女         3
小儿子              男       没满月
雷业富家死3人                            玉虚阁村7组
雷业富              男         48   
雷龚氏              女         44
小儿子              男          3
李熊氏母子2人                             章兴村8组
李熊氏              女         37
小儿子              男          6
郭幺婆母子2人        
郭幺婆              女         46
小儿子              男          9
马立志家死2人                                郑公渡
马立志              男         50
马朝林              男         18
雷允发家死2人                              章庄村2组
雷允发              男         38
雷元明              男         20
李金明家死2人
李金明              男         38
小儿子              男         15
李金高兄弟2人                              章兴村8组
李金高(瞎子)      男         60
弟(名不详)        男   
雷金珍              女
雷金喜              男
李氏                女(雷清富之妻)
李妈                女(雷元富之妻)
戴氏                女
雷允海的岳父和舅弟2人
雷寿清家死5人        无后人
盖八爹家死4人        无后人
雷允其家死4人
雷允其              男          54
大儿子              男          32
小儿子              男          16
孙子                男          13
雷大妈(李金山之妻)母子2人
雷大妈              女          40
小儿子              男          3天
雷马氏              女
马德生、马德富兄弟2人
雷邓氏              女
龚德富              男          38   无后人
胡正才夫妇2人        狮子口镇
蔡德新之父          男          35
汪献楷、汪浪良父子2人
其他6人          情况不详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