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您的位置  首页 >> 红色文化 >> >> 正文
开国少将袁也烈的那些传奇事儿
[来源:《中国老区建设》官方微信 | 作者: | 日期:2017年11月8日 | 浏览6755 次] 字体:[ ]

袁也烈是一位鲜为人知的开国少将,但他的经历却堪称传奇:在湖南一师听过毛泽东的课,算得上“天子门生”,他只是一名少将,但他曾是元帅林彪、大将粟裕的上司;他入党的时候,元帅彭德怀、贺龙还没入党;他进军官学校时,元帅陈毅、罗荣桓还没参军;南昌起义中,他甚至“下”过朱老总的枪。


听毛主席讲课

袁也烈跟毛泽东既是同乡又是校友。毛泽东从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毕业后担任一师附小的主事和教师。1921年秋,袁也烈考入一师,此时,毛泽东已经离开一师,还不时回母校讲课。袁也烈得以聆听过毛泽东关于《共产党宣言》的演讲,接受了进步思想熏陶。

1953年,毛泽东视察海军。当时,华东军区海军司令陶勇、政委袁也烈等人陪同。当毛泽东得知袁也烈的姓名和职务时,一边点头一边说:“噢,你就是袁也烈,你就是袁也烈。”袁也烈弄不清主席为什么这样发问,是还记得当年一师的袁也烈,还是知道他别的经历?他不好问主席,只是一边点头,一边跟随毛泽东登上广州舰。当毛泽东来到军舰的130大炮前,问紧随其后的袁也烈:“你会操作吗?”面对主席的发问,袁也烈没有不会装会,而是平静地回答:“不会,我以后好好学。”


误“俘”朱老总

南昌起义时,袁也烈任叶挺独立团的营长,以一个营的兵力全歼了敌军的一个团后,袁也烈命令战士在东门一线设置掩体和路障,以防敌军逃窜。忽然,一个穿国民党军装的中年军官骑马过来,袁也烈厉声喝道:“站住!”那军官刚翻身下马,袁也烈带着战士一拥而上,下了他的枪,然后让副官把“俘虏”押进营房,并报告指挥部。不一会儿,副官慌忙跑来复命,说周恩来告诉他,刚才抓的军官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朱德。“什么?糟糕!”袁也烈连忙跑去“请罪”。朱德哈哈大笑,夸奖说:“你警惕性还蛮高的嘛!”


参加百色起义

南昌起义后,党组织动员部分党员干部到地方工作。袁也烈于1927年10月回老家,参加湘西南特支委,担任兵运委员。半年后,特支委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破坏,袁也烈为躲避追捕,四处奔波,后与黄埔军校二期同学、同在叶挺独立团任营长的同乡宛旦平一道,远走广西,改名袁振武,担任共产党掌握的广西警备部队第五大队副营长。从南昌起义的营长,到此时的副营长,虽然职务降了,但他革命信念益坚,战斗精神更旺,积极参加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在战斗中,袁也烈因能征善战,屡建奇功。


与陈独秀同罪同狱

1931年5月,袁也烈在广东乳源县梅花村的战斗中身负重伤,化名袁映吾以商人身份在上海养伤,被英国巡捕逮捕。不久,陈独秀以及彭述之兄弟等10名“托派”人物,也被国民党以“危害民国罪”关进提篮桥监狱。这10人中,陈独秀是我党的创始人和早期主要领导人,彭述之是袁也烈的同乡,是中共四大仅次于陈独秀的第二号人物。袁也烈后来被判监禁3年零4个月。释放前,国民党当局迫令他写“悔过书”,他断然拒绝:“我无过可悔。”国民党当局以“无悔过诚意”为由,将袁也烈转押到苏州反省院。按规定,反省期限为6个月,但一年后才同意袁也烈“弃商就农”,释放回家。


一个战俘,换回30多名战友

1944年1月,中央军委决定,将原冀鲁边、清河两军区合并为渤海军区,袁也烈任参谋长。渤海军区刚成立,就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一架日军972型飞机出了事故,被我军迫降于潍县北的海边,飞行员被当地武装民兵擒获。经审问,俘虏供述自己是日空军第一飞行师团第一〇八联队的中尉飞行员山田井马。最初,他只说自己是日军某师团长的儿子,后迫于我方审问人员强大的心理攻势,承认自己是日军侵华头目畑俊六的女婿。袁也烈得知后连呼“奇货可居”,严令稳控俘虏,等待敌人的反应。果不出袁也烈所料,那些天,日军3架飞机在广北地区上空不断盘旋,并投掷传单,请求我军“不要杀害俘虏,将有重大酬谢”。我方故意放出飞行员没死的消息,敌伪随即派出专人前来“谈判”,宣称只要放人,愿向我方提供“机枪10余挺,子弹10万发”。接到敌人的开价后,袁也烈向司令员杨国夫建议:我方拒绝接受枪支弹药,条件是敌人释放以前在作战中不幸身陷敌营的我方30余名干部。杨国夫表示同意,并说:“倘若如此,求之不得。”由于我方斗争得法,日军又急于赎出长官的“爱婿”,最后答应了我方的条件,按照我方提供的名单“分批放人”。在袁也烈的精心策划下,我方以一名日军战俘成功换回了30余名团、营、连级干部。


解放战争中率先俘虏国民党中将级军官

抗战胜利后,袁也烈率部挺进山东德州,在与国民党谈判时针锋相对,掌握了谈判的主动权,国民党德州驻军指挥官中将王继祥和袁也烈代表国共双方签署了停战协议。然而,随着国民党军队占领了东北的四平、长春,德州城内国民党军猖狂起来。为了回击敌人的挑衅,袁也烈指挥部队向德州外围据点进行攻击,经过几天的激战,我军攻入城内。国民党中将王继祥见大势已去,狼狈地逃到美国停战协调组的住地,请他们传话,声称只要能保住性命,愿意缴械投降。袁也烈向敌人宣传了我军优待俘虏的政策,从美国人那里俘获了王继祥,这是我军在解放战争中俘虏的第一名国民党中将级军官。


被迫害致死追认烈士

袁也烈是黄埔军校二期生,毕业后留校任教,担任了四期生林彪的指导教员。北伐时,袁也烈是叶挺独立团第一营营长,那时,林彪在袁也烈部下任见习排长。文革时期,许多宣传材料都说林彪是八一南昌起义正确路线的代表。一些资历浅的同志问袁也烈是不是这么一回事。作为林彪的教员、长官和起义亲历者,袁也烈对当时的情况非常了解,他觉得好笑,便跟一些同志说,那时林彪根本还不够资格当代表。和战友们私下里说起林彪时,他还说过:“林彪那时很调皮,我经常批评他。”由于袁也烈“出言不慎”,林彪集团罗列了一些莫须有的罪状,对袁也烈进行残酷的迫害和非人的折磨,甚至连他逝世后,遗体都不许穿军装。1979年,袁也烈的冤案得以昭雪。1979年2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追认袁也烈为革命烈士,将他安葬在北京市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