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您的位置  首页 >> 老区故事 >> >> 正文
萧瑟秋风今又是 星星之火已燎原(五)
[来源:性灵文史 | 作者:龚平 | 日期:2018年9月26日 | 浏览2233 次] 字体:[ ]

  参加攻打弥陀寺秋收暴动的公安人民自卫团的战士有500多人,是从四个区大队挑选出来的精兵良将。二区樊学赐和三区邹资生带领的300多人,是精锐快枪队;五区的陕传科和六区的杨荣祥带领的200多人,是新买的“汉阳造”。另有向经武和雷业绪带领的向家湾、螺丝湾和郭祠乡等地的农协梭镖队1000人参加。

 

  9月19日,樊、邹两部在郑公渡集中,20日陕部赶来开会,21日整训。22日清早,部队集合,覃济川讲话后,开誓师大会,高扬人民自卫团的旗帜,由指挥部领导率领出发。杨荣祥、李金生也于同日率部从陈祠桥出发,队伍开到黄金口时,开了千人大会,杨荣祥在会上讲话,宣传打弥陀寺的重大意义。

 

  22日下午,秋收暴动的队伍分两路向弥陀寺前进:杨荣祥率部沿虎渡河东岸河堤北上;樊学赐部走虎渡河西堤向北进发。两路队伍在行进中宣传群众不要惊慌,打土豪是保护群众利益,沿途号召农民参加暴动,农民欢欣鼓舞,纷纷拿起梭镖、马刀加入队伍。当时公安六、七、八区沿虎渡河两岸的农民,几乎户户有人参加。当队伍行进到向家湾与螺蛳湾堤段的时候,由向经武和雷业绪带领的1000名农协梭镖队员,分别在东、西两岸河堤上加入队伍时,队伍浩浩荡荡,声势浩大,威武雄壮,前不见队伍的头,后不见队伍的尾。

 

  队伍到达里甲口时,里甲口20人的团防队,早已闻风而逃。这时队伍再分三路:一路从机常榨过河到弥陀寺;一路走茶铺子,以备拦截向松滋逃窜的敌人;一路(主力)走太子庙进攻。另由李金生率六区农协大刀队守黄金口大定垸,牵制来援敌人。

 

  9月23日清晨,薄雾笼罩,杨荣祥部向弥陀寺南街发起进攻,在离街口2里的地方就开始放枪,附近到处鸣锣,主力分别从河堤外、河堤面和河堤以西农田沟边向街口包围。从茶铺子过来的樊学赐部吹起了冲锋号,从西面向西街口冲刺。邹资生部分成小股武装,穿插进大街小巷,并把一杆大红旗插在了“卞永丰合记”门口。这时候,有江陵虎汛区农协负责人周宝芝、皮瑞麟等前来迎接带路。狡猾的卞卜哉早已逃往沙市,保商团大队长王成玉听说樊、杨、邹三员虎将凶猛厉害,带的部队和农协梭镖队员上万人,早已吓得魂飞魄散,领着保商团,跑到杨家尖子去了。

 

  公安县农民武装开进了弥陀寺的大街小巷,马上向群众宣传革命,张贴革命委员会的布告。“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等标语满街都是。队伍捉到卞卜哉之弟卞家顺,交樊学赐处理,樊听一佃农说卞家顺是正经商人,没做坏事,核实后就将人放了。

 

  卞永丰商号的大门一尺多厚,并包有厚铁皮,里面上了五道木杠,久攻不开,完成了侦察任务的郭开元建议说:“就用卞家榨坊的榨杆来撞”。马上抬来榨杆,才将大门攻开。用同样方法,将谭、邓两家商号的门也打开了。对所有的动产,进行了查抄没收。暴动指挥部的负责人命令:将没收的银元钞票、金银细软等重要物资,用十只后勤补给船装载,运回公安和澧县。对于大量的生活必需品,如煤油、食盐、粮食、布匹,则实行拍卖,让广大弥陀寺的人民低价购买,还拿出一部分物资,救济贫困农民。

 

  暴动结束后,召开了临时军事会议,主要内容:缴获的武器和财物全部上交;各部即刻复员,回到原来驻地;弥陀寺由中共江陵县委接管。

 

  中午暴动队伍正在埋锅做饭时,国民党沙市驻军郑华堂部乘轮船赶来,离弥陀寺三里外就放枪。暴动队伍即往南撤离,进入公安县境后,保商团的大队长王成玉才慢慢赶来,追到里甲口,放了数声空枪就转身回弥陀寺去了。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