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您的位置  首页 >> 老区故事 >> >> 正文
使命在召唤
[来源:《中国老区建设》第3期 | 作者:漆志恒 | 日期:2020年4月29日 | 浏览1219 次] 字体:[ ]

到前方去!到党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

 


使命在召唤

 

 

本刊记者  漆志恒

 


    1927年8月,武汉。从黄埔军校武汉分校被提前分配到张发奎部第四军直属炮兵营,任见习军官的许光达终于在愤懑中听到了中国共产党在南昌发动武装起义的消息。兴奋不已的他与炮兵营的几名共产党员商量,决定立即秘密脱离张发奎部,直奔南昌参加起义部队。

   


    怎么去呢?戒严令已下,通往南昌的铁路也已中断,国民党军警特务又在到处搜捕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有人主张等几天看看情况再走,许光达却一刻都不想等待,说到:“红旗都打出来了,我们必须跟上,用我们的腿去追上革命。”就这样,几名年轻的共产党员义无反顾地徒步向南昌进发。

   

    那一年,许光达19岁。

   

    2020年1月,刚刚回到湖北省公安县斑竹垱镇老家休假的武汉市江夏区金口卫生院范湖分院的医生甘如意听到了新冠肺炎疫情大面积暴发、武汉“封城”的消息。她心急如焚,决定“尽快返回工作岗位”。父母担心现在返回武汉太危险了。她却说:“疫情这么严重,我必须回去。我们科室只有两个人,而且另一位同事58岁了。”


    怎么回呢?此刻处处交通管制,长途班车停发。“我骑车去,骑一段少一段。”就这样,甘如意骑上自行车,开始了她300公里返岗的旅程。在斑竹垱镇镇政府为她开具的“临时通行证”车牌号一栏里赫然写着“自行车”。

 

    这一年,甘如意24岁。

 

    当几名年轻的共产党人在许光达的带领下,遇山翻山,遇水渡河,连续六天长途跋涉赶到南昌城下时,只看到了张发奎的“讨伐布告”和召集散兵的“劝返令”,起义军已经转移。怎么办?许光达说:“起义军走到哪里,我们就追到哪里!”

 

    1月31日,当甘如意骑行上路的时候,她以为反正要到县疾控中心换取县级通行证,在县城也许可以拦到顺风车或打车去武汉。可骑行5个小时到达县城后,她发现由于交通管制,许多车都已出不了城。她决定:骑到荆州再想办法。2月1日下午1点,甘如意带着公安县疾控中心开具的县级通行证,骑行至荆州长江大桥看到的却是路封了,连自行车也不能通过了。怎么办?她将自行车存放到路边的一个副食店里,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有空再取回去。妈妈劝她回家,她说:“退回去,我一点希望都没有;往前走,总还有希望到单位。”从下午3点走到天黑,甘如意徒步从荆州大桥走到了市区。

 

    追赶部队的许光达们终于遇到一支与起义部队番号相同的队伍,没想到遇到的却是一支脱离起义部队的叛军。叛军团长见许光达长得文静,要他在团部当个书记官,将另外几人关押了起来。第二天拂晓,许光达以书记官的身份支开了哨兵,放出同伴,逃离了叛军,继续追赶起义军。

 

    2月2日,甘如意一个上午都没能拦到一辆愿意去武汉的出租车,她找了一辆共享单车,靠手机导航,沿318国道向武汉方向骑行。一路小雨,淋湿了她的羽绒服;天黑了,她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继续前进。晚上8点,她在路口的灯光下遇到了几位民警,才知道到了潜江。民警了解到甘如意的情况后,既感动又心疼,帮她安排了住处,送了一堆食品,并告诉她:“我们帮你联系车辆。”2月3日上午,潜江民警帮助甘如意联系到了一辆去武汉送血液的顺风车,于中午12点将她捎到了汉口。

 

    1927年9月,许光达等几位年轻的共产党员,历经千难万险,终于在宁都追上了起义部队,加入到革命的武装洪流之中。

 

    2020年2月3日,甘如意忍着双膝的剧痛,靠着一辆共享单车,从汉口到江夏,骑行6个小时,终于在下午6点到达金口卫生院范湖分院,回到了工作岗位。


 

    看到有关甘如意骑行回岗的报道时,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许光达徒步追赶南昌起义部队的历史。把这样两段相隔了近一个世纪的跋涉旅程写到一起只因为他们年轻的出发目标是那样的一致:到前方去!到党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